海棠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海棠书屋 > 强制憧憬(np/强制) > doi使人快乐

doi使人快乐

“爸爸。”

        这两个陌生的字对于当时年幼的他无疑ju有致命的xi引力,他表面谨慎害怕,内心却渴望着多多接chu2一点。

        他原本只有妈妈,很幸福,可是有了爸爸会更好啊,至少这样家里的生活来源就可以被分担一点,妈妈也不用那么辛苦。

        他懒得和这家人虚与委蛇,张施琅也真是够蠢笨的,明明是亲儿子却分不到什么好东西,还要让他回来认亲,真是够恶心的,要不是因为钱……

        林南浔躺在床上,漫无目的地玩手机,从来了之后他就没喝一口水,怎么现在又想去厕所,他也是服了他这个不争气的膀胱了。

        他本来想着转移注意力,看看能不能憋到明天早上,可刚过去半个多小时他就感觉膀胱要炸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起床去厕所,心里默默祈祷谁也别碰到。

        越是想,越来事儿。林南浔放完水,洗手一开门,就是张施琅。

        他扬起笑脸准备侧shen而过,张施琅却叫住了他:“在这都还习惯吧?”

        “都习惯的。”习惯?什么叫习惯?一个私生子到了正妻的家里,你问他习不习惯?还是他真以为自己这么不要脸能鸠占鹊巢是吧?

        不好意思,他没遗传他的劣xing基因,他还有dao德,有底线,知dao什么要脸什么不要脸。

        尽guan他是个小三的儿子,可这不是他能选择的。

        张施琅接着说:“你看你也回来了,把你的姓跟着我改成张吧。”

        燎原之火几乎烧碎他面上的假笑,他强忍着愤怒才让自己没有一字一句地说出:“不用了,爸爸。”

        姓林就是为了告诉他自己,他没有爸爸。

        “我先回去了。”他告别,不然他怕自己理智被点着把他打了,一切的东西都功亏一篑。

        回去的路上,张瓒的房间是必经之地,张瓒就站在他的门外。

        林南浔停下脚步:“你都听到了。”

        这不是疑问句。

        张瓒不否认,嘴角挂着恶劣的笑:“是啊,”他语气讥讽,“你应该很感谢他把你认回来吧,尽guan是这样,你依旧改不了你贱种的本分。”

        “贱种的本分?”林南浔重复这句话,“如果你要说我shen上留着张施琅的血是个贱种,我认,毕竟张施琅他就是个贱种,”他目lou疯狂地盯着张瓒,“这么说来,哥哥你也是贱种了?谁让我们shen上留着一半一样的血呢?”

        他压低了声音靠近张瓒:“你应该特别恨张这个姓吧,可是你改不了的,只要你ding着这个这个名字活一天,被别人叫一次名字,他都会提醒你,你也是个贱种,是贱种的儿子。”

        林南浔嘴角高扬,他对张瓒什么反应完全不感兴趣,反正自己是怼爽了,潇洒疯癫离开。

        有一chu1戳中张瓒心窝,从小到大,他无数次恨过张这个姓。

        翟憬这个星期没作业,她提前约了李斯觉星期天去游乐园。

        小县城没有游乐园这种地方,小时候她在电视看到游乐园打广告或者听到周围和她同龄的去游乐园她都羡慕的不得了。

        虽然现在长大了,对很多事情看开了,但也仅仅只是看开。在翟憬的思维里,只要去了游乐园就会很开心,她想要开心,那她就去游乐园。

        跟李斯觉说完的半小时她攻略帖子都没看几个,李斯觉就说把票买好了。

        行动力百分百的男人好,有钱更好,她如是想。

        本着对游乐园的向往,翟憬还给自己买了一件新衣服,早早的搭在椅子上zuo准备。

        第二天她虔诚地起床,虔诚地穿衣服,虔诚地刷牙洗脸,虔诚地护肤,就是为了今天的顺利和不被影响的好心情。

        到了目的地翟憬才知dao李斯觉还买了VIP通dao,所有的项目都畅通无阻。

        她拉着李斯觉跑了一个又一个项目,最后她坐在旋转木ma上第不知dao几次想,有钱真好。

        翟憬长发被她随便拢在耳后用pijin束了起来,疯玩了几个项目不听话的碎发凌乱的固定自己的形状。

        李斯觉坐在她的shen后用手机给她拍照。

        旋转木ma翟憬一直感觉这是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肏文里的各种play 疯批叔叔的xingai调教 情欲系统(NPH,男全处) 情欲(高h) 被监禁受孕的家庭教师 快穿:我不想再勾引男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