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海棠书屋 > 瘾(骨科gl) > 1。洗gan净了再过来找我。

1。洗gan净了再过来找我。

1。“洗干净了再过来找我。”

        姐姐已经半个月没回来过了。

        意识到这点的顾言缓缓眨了眨眼,垂下眼盯着手腕上尚在liu动的鲜红出神。

        自从和那位女朋友确定关系,顾屿就再也没踏进过这套房子,拨去的号码一直无人接听,社交ruan件的权限也未曾对顾言开放。

        感到有些可笑又可悲:作为她的亲妹妹,现今世上她唯一存活的亲人,顾言甚至联系不上她。

        顾言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圈,脑子一团浆糊。姐姐是不要自己了么…?

        懒得锁上的窗hu被深秋的风chui开。

        突然觉得好冷。

        顾言蜷起shen子,原本随手置于膝上的小刀顺势划落,金属制品和大理石地板接chu2发出清脆响亮的声响。她却恍若未闻,只是呆呆看着玄关,似乎下一秒顾屿就会如往常般推开门,在她面前像检查货物一样用不带感情的目光扫视她全shen,然后掐着脖子把她拎起来,用膝盖ding上她tui间的柔ruan,最后凑近了咬着她的耳朵戏谑说到:在等姐姐吗,小言真乖。

        光是想想就有些shi了…

        脸上似乎有些酒jing1作用之外的灼烧感,顾言有点不自在地夹紧双tui磨了磨,感受着过min带来的强烈心tiao的醉酒高中生半阖上眼把tou往墙上靠,忽而听到顾屿许久前送她的电子钟发出播报。才发觉此刻距离放学已经快过去三个小时了。啊…今天大概又等不到姐姐了吧。

        就在顾言要因过min带来的濒死畸形快感中即将迷糊昏倒的前一秒,门口密码锁提示开锁成功的声音让她猛然一震,在如雷的心tiao声里恍惚抬tou眯着眼望向那个她期盼了半个月的shen影。

        绕过堆满地的瓶瓶罐罐,顾屿皱眉俯视着靠在墙上双眼涣散chuan着cu气浑shen泛红的顾言,有些不满。

        倒不是心疼她自作自受得来的过min反应,只是不爽她shen上的味dao――虽然新交的女朋友确实难以满足她在某方面的恶趣味,但忍了半个月的顾屿也并不想跟一个满shen酒气的酒鬼进行什么亲密接chu2。

        于是她有些嫌弃地勾住tan坐地上人颈项上的项圈,也不guan顾言是不是有力气跟上她,扯着她几乎是拖到了浴室,把人丢在角落打开淋浴后才冷着脸开口:“洗干净了再过来找我。”

        被酒jing1麻痹的大脑略显艰难地转动尝试分析目前的状况,在顾屿离去许久时终于成功理解了对方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甩甩tou尽力让茫然的tou脑稍微清醒些,也顾不得过min造成的犯yang和呼xi困难,顾言看了眼被拖行后有点破pi的膝盖和割破后尚未止血的手腕,狼狈地挣扎起shen,任由鲜血在反作用下沿指尖滴落,在地板上砸出朵朵红花。顾言迅速褪去沾着血还被淋浴浇shi紧贴着shenti的家居服,手比脑快冲洗着shen上残留的气味。

        浑噩混沌的人后知后觉只知dao一件事:她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还磨磨蹭蹭让姐姐久等的话,姐姐会生气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