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海棠书屋 > 请问,你们奥林匹斯山,是窑子吗? > 第七十一章你输得是什么液(hgb)

第七十一章你输得是什么液(hgb)

第七十一章・你输得是什么ye(h  gb  )

        南铃发誓要让阳痿的波sai冬重振雄风。

        然而她的行为却令波sai冬更萎靡不振。

        南铃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活很烂,但没关系,既然波sai冬自己都定xing她的行为是强jian了,那强jian犯的活很烂什么的……同为强jian犯的你就忍忍吧!

        我的jian……在你之上!

        南铃坐在波sai冬shen上一点一点脱掉自己的衣服。

        细腻的pi肤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波sai冬眼前,纤细的女ti有着健康的粉色run泽,那种感觉不像是先前一shen黑袍,浑shen绷带的样子,更加自然而且坦然,在黑暗中也白的发光。

        海神的视线不知不觉追逐着她的动作,然而打击过大,他连毒she2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木然地看着。

        她的双tui时而屈起,时而摊开,因为人的大tuichu1总是储存着很多脂肪,所以它们看起来总是柔ruan的过分,匀称且白皙。

        南铃整个人往后移了一点,坐在他xiong口,双手压在他锁骨上,双膝一起夹住他的tou。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zuo出一系列几乎气死他的事情,可现在,这个女孩儿的神色依然无辜又可怜,甚至那双黑亮的双眸里还tiao跃着几分期待。经历过千钧石的波sai冬当然不会觉得她会压得自己chuan不过来气,但如今的情形却实在令他失语。

        ……你在期待什么?

        波sai冬有气无力地冷笑了一声,移开视线。南铃则毫不犹豫地伸出右手,nie住他的下巴再度转向自己。

        “我错了嘛。”少女说:“但波sai冬大人不是遇到这种打击就不行的男人吧。”她拇指上移,摩挲过他的嘴chun,洁白的牙口被摸过,微凉的指尖相当调pi,挤进去摸了摸他的she2尖:“我也就强势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再说,你的第一次虽然给我了,但我的第一次也可以给你吖!”

        吖,她用吖……被恶意卖萌带来的讥讽意味糊了一脸,波sai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地说:“如果你是百年前的那个女仙……那你肯定不保留纯洁,况且我对你这样的女人没有兴趣,你光是活着,就倒足我胃口。”

        用拳tou强暴他的混dan能不能都去死一死!

        他下颚紧绷,瞳孔深chu1,是纯粹的怨念。

        “你在口是心非,我不信。”南铃下定了决心,从他嘴边收回了手,就在他shen上转shen,掉tou爬到波sai冬清心寡yu的勾八旁边:“说真的啦,我还是第一次给别人zuo这种事,我一定会让波sai冬大人爽的,之前摸到波sai冬大人深chu1,波sai冬大人shenti还是有快感的。”

        “你别――”波sai冬以为南铃又要拳交他菊花,瞬间悲喜回归,灰白的人都重新染上了羞耻的颜色。他又挣扎起来,shen段扭得那叫个清楚,非常宁死不屈。

        南铃被他这么一颠,倒是大喜过望,火速握住波sai冬萎靡的大鸟,整个人都俯shen下去。

        热热的呼xipen在波sai冬的nang袋底bu,无力抵抗的海神不由呻yin出声。

        他感觉自己的xingqi被往上拨,然后一个吻就贴在了波sai冬的小xue上。

        少女的手握住男xing颇为壮观的生zhiqi,她脸则确确实实贴在他kua下,深chu1she2tou去tian了tian那用来孕育子嗣,是女xing化父系神象征的xue口。

        波sai冬的呼xi也跟着急促起来,他想要夹紧双tui,而tuigenchu1,南铃丝hua的黑发在他的大tui间曲卷磨蹭。南铃的手指轻轻地挤压波sai冬的xingqiding端,伴随着shi热的呼xi,过了一会儿就让海洋之主健美高大的shen躯上浮起一层薄汗。

        “啧…啾…啾……”南铃用自己粉红色的she2尖tian过小dong的feng隙,她的唾ye在张嘴tian舐的过程中难以克制地涌了一点出来,run泽了那作为夜晚波sai冬最厌恶的地方。

        然而陌生的yang和温热感却微妙地顺着隐秘的地方开始延伸扩散。

        这感觉太陌生了,波sai冬扬起了tou,再度咬紧牙关。

        当初狄俄尼索斯是怎么tian舐和亲吻她的小xue的?那种又酸又涨,爽的会让她发狂的快感是怎么通过chunshe2创造出来的?

        好像是……

        她努力回忆,同时尝试着深入其中tian几圈去压迫牵连着xingqi地方的肌肉,不断地牵动min感点。

        “啊…南铃……”神明只能如此闷哼。

        南铃注意到波sai冬的xue口有些收缩的趋势,便张嘴悄悄地啃了一下。

        波sai冬被她这样一刺激,腰再度绷紧。而小腹上清晰的腹肌也跟着少女的tian弄上下起伏起来。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 睡服娱乐圈(NP,高H) 老公帮我出轨【np】 有间客栈(古言np) 驯化(无期迷途/gl/np)